首页 >> 最新文章

为什么败诉的总是农民日照

2019-10-09 15:44:00 日照    

最近,在河北省内丘县和临城县各发生了一起村民与村委会之间的承包合同纠纷案。这两起案件,性质基本相同,然而判决却是截然相反,败诉的总是农民!从判决的结果看,农民想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是很难的,而要通过法律途径挽回损失则更难。

内丘县北阳村

原告:北阳村村委会

被告:承包人崔玉章

2001年3月24日,北阳村村民崔玉章与原北阳村村委会签定了一份土地承包合同。合同约定:村委会将位于村北的160亩农场发包给村民崔玉章,承包期为30年,每亩每年45元,160亩地每年承包费7200元,交款方式为在当年的6月1日前一次性交给村委会。合同订立前,村委会未召开村民会议进行讨论,也未公开招标,只是在喇叭里进行了广播。合同签定后的次日,原被告双方到内丘县公证处进行了公证。合同生效后,两年内崔玉章在承包地投入了4万多元,用于农田设施改造、上变压器,还种植了粮食作物和药材,并按期向村委会缴纳了承包费。2003年6月,村委会换届选举,同年10月21日,新的村委会以承包合同无效为由将崔玉章诉之法院。法院于2003年12月17日和2004年3月26日两次公开审理,并于2004年4月2日做出判决:认为原村委会与被告崔玉章签定的160亩农田承包合同当时未召开村民会议,未公开竞标,违背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19条关于"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村民的承包经营方案,必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强制性条款,遂判决原承包合同无效,崔玉章败诉。

值得注意的是,崔玉章的辩护人在辩词中称:1999年6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审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第25条指出:"对发包方违背集体组织成员大会或代表大会决议越权发包的,时间超过一年以上或虽未超过一年,但承包人实际做了大量投入的,要求确认合同无效或终止合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按高法的这一司法解释,崔玉章与原村委会的合同,别说当时并无违反民意、并无越权发包,即使退一万步说,到2003年,合同已执行了两年多,承包地也做了大量的投入,法院本该据此解释判崔玉章胜诉。但遗憾的是,法院不以此解释为断案依据,而是以《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为准绳,因此,村民崔玉章只能败诉。

当时,在法庭上被告方虽出具了原村委会对外承包时对全体村民进行了公示的证据,但法院不予采纳。更加令人想不到的是,两年前在县公证处进行过的公证也被撤销了。

临城县西洞村

原告:村民张牛子等52户村民

被告:西洞村村委会

1999年5月6日,西洞村村委会将村集体的850亩荒岗,发包给临城县电信局。发包过程中,没有召开村民会议,只是村干部指定了4名村民代表讨论了一次,但未形成发包的决议,更没有谈及发包的面积、价格、期限等。后来,村委会发包时,即没有公开竞价,村民们更不知情。就在这样的的情况下,村委会与电信局签定了承包合同。合同约定了承包期为50年,价格为每年每亩17元,并约定了付款方式。于是,合同生效后电信局就在承包地理投入了打井、办电等。同年11月17日,张牛子等51户村民将村委会诉之法院,认为村里的发包违反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19条的相关规定,没有经过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同意,属越权发包,违反了民主议定原则,要求法院判决该合同无效,退还村民的耕地,赔偿农作物损失等。

村民们等了3年零1个月的时间后,2002年12月10日,临城县法院经审理后终于有了结果,法院认为该合同虽然违反了"村民组织法"的相关规定,违反了民主议定原则,但仍属有效合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5条"虽承包期不满一年,但承包方已做了较大投入,要认定合同无效,法院不予支持",遂判决张牛子等52户村民败诉。后来,邢台市人民检察院以原判决适用法律条款错误等理由提起抗诉。2004年11月12日,临城县人民法院经再审后,仍以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为准绳,再次判决张牛子等败诉。

在这起案件中,张牛子等原告的辩护律师一再指出:原合同一开始就属无效合同,因为村委会不经民主议定,越权发包,违反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法院也已查明,但为什么不依此来判,而要另选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呢?村民们对法院的判决结果深感迷茫。

为什么败诉的总是农民

这两起案件的判决结果,无论是从对农民承包案件处理的司法实践来看,还是从农民依法维权的角度来看,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最基本的可引起我们以下几个点思考:

一法院的标志是天平,天平应该是不偏不倚的。同一案件,遇到适用不同的法律条款就会有

完全相反的结论时,能完全由法院的法官自由裁量吗?如在这两起案例中,内丘:农民要求按高院的"司法解释"为法律依据,而法院却执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临城:村民要求执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法院却执行高院的"司法解释",结果农民都败诉。但做为败诉方的村民不服气,认为法院判决不公,在有意维护村集体利益及其背后的政府形象。对于两种法律条款内容在同一案件中发生冲突时,法律应当如何公证裁量,值得专家们重视。

二为什么败诉的总是农民?从法理上讲,法律是公正的,而在实践中,农民总是败诉者。在

我们几千年的官本位意识中,农民信奉的是"冤死不告状"。可见,如果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动用法律的,是不会拿着微薄的收入去法庭上为自己、为村民们讨公道的。这一点,敢于拿起法律武器依法维权,是社会的进步。可如果办案人员总被案件以外的行政行为所左右,那农民谁还敢再打官司呢?这一点,也正是农村中上访人员增多,干群矛盾激化,遇事不愿通过法律手段解决的原因所在。

农民拿不起法律武器,罪过不在农民。而且,在大的体制不变动的情况下,农民也不大可能拿起这个武器。武器在哪里?农民的出路到底在哪里?

链接: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九条:涉及村民利益的下列是想,村民委员会必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5、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及村公益事业的建设承包方案;6、村民的承包经营方案。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条发包方所属的半数以上村民,以签订承包合同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原则,或者其所签合同内容违背多数村民意志,损害集体和村民利益为由,以发包方为被告,要求确认承包合同的效力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并可通知承包方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第25条人民法院在审理依本规定第二条所起诉的案件中,对发包方违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大会或者成员代表大会决议,越权发包的,应当认定该承包合同为无效合同,并根据当事人的过错,确定其应承担的相应责任。

属本条前款规定的情形,自承包合同签订之日起超过一年,或者虽未超过一年,但承包人已实际做了大量的投入的,对原告方要求确认该承包合同无效或者要求终止该承包合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可根据实际情况,依照公平原则,对该承包合同的有关内容进行适当调整。

弹簧试验机

涂层冲击试验机

油墨专用冷水机公司

摆锤冲击试验机厂家

友情链接